<cite id="rj1fj"><strike id="rj1fj"><thead id="rj1fj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j1fj"><strike id="rj1fj"><listing id="rj1fj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rj1fj"></cite>
<menuitem id="rj1fj"><video id="rj1fj"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rj1fj"></var>
<cite id="rj1fj"><video id="rj1fj"><thead id="rj1fj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rj1fj"><strike id="rj1fj"><thead id="rj1fj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j1fj"><strike id="rj1fj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rj1fj"><video id="rj1fj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rj1fj"></cite>
<cite id="rj1fj"><strike id="rj1fj"><thead id="rj1fj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rj1fj"></cite>

23歲,我決定去非洲賣手機

2019-11-12 17:50:52

如果一個非洲女孩給你發漂亮自拍,與本人卻有差距,那肯定是用這款手機拍的——它有針對非洲膚色研發的拍照神器。

文/歡樂英雄

1.

2006年,非洲35個國家的元首在北京出席了當年的中非合作論壇,這是第一次有大多數成員國首腦親自出席的論壇。那時候,中國企業已經陸續投資建立了西非最大的鋼鐵廠、東非最大的瓷磚廠以及非洲最大的銀行。華為和中興兩家中國電信巨頭為非洲建設了大部分電信基礎設施。

“到非洲去”吸引了嗅覺敏銳的中國企業,其中還包括本土手機品牌商們。

過去,全球的手機行業普遍更關注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,目光很少放到類似非洲這樣的欠發達地區??臻g滯后帶來時間滯后,在我們熟悉的更快的世界里,人們已經開始反思手機等通訊工具和社交網絡帶來的現代性弊端,然而在非洲,很多人還從未體會過“用移動電話聯絡別人”這個基本用途。

直到今天,西非地區對于智能機和功能機的需求才剛剛達到1:1,換句話說,在非洲大部分人買手機只是為了打電話和傳簡訊,一如2000年左右的中國。

這是一個由中低端收入者構成的龐大市場。

“到非洲去?!?006年,TECNO開拓非洲手機市場,大量年輕人前往派駐非洲,他們的目標是成為非洲銷量第一的手機品牌。

2.

陳凱介紹自己的時候說:我就職于TECNO,目前主攻非洲市場。

這是他來非洲的第三個年頭,他的職位是渠道經理,負責整個加納地區渠道相關的業務,對接的客戶從國包商到區域代理到批發商,再到下面的小型零售商。而這時中國手機在非洲的占比早已突破當初入非的目標。

到非洲的決定做得并不艱難,最直接的原因是這份工作的薪資要遠高于國內。而且加納在整個西非地區屬于經濟發展速度較快的,特別是一些中國的建筑公司進入之后,給當地提供了很多技術支持,兩到三年內,整個交通運輸情況的改善特別明顯,大型的購物商場等和生活相關的設施都比較完善。

職業前途明朗,薪酬待遇優渥,如果硬要說,唯一美中不足的,是遠離家鄉的寂寞。

陳凱從初中開始做寄宿生,從鎮上到縣城,到市里,再到省會城市,就這樣一步一步的離家越來越遠。父輩們是很少有機會走出去的,在他大概9歲的時候,媽媽曾經去往外面打工,福建和北京都待過一陣子,后來為了照顧家庭又回來了。那時她只身一人去往北京大抵和今天陳凱來到加納是相似的。

今年8月,陳凱休假回家,一天晚上吃完飯到田埂上散步乘涼,聽到蟲鳴鳥叫,突然回憶起小時候的一些場景,他靈感突發,寫了一首打油詩:春風拂面綠意濃,曉看農忙適時逢,臥聽蟲鳴花鳥叫,夢入三分少年重。

“在異鄉”的感覺伴隨著長大一直很強烈,然而陳凱是愿意漂泊的,選擇去非洲的年輕人,多半是愿意漂泊的。

3.

加納的工作和國內同工種的工作邏輯完全不同。以陳凱為例,但凡是賣手機的都是客戶,不管現在經銷商賣不賣TECNO,只要將來有可能賣,就要以服務的意識去跟他們建立客情關系。

這其中既包括大客戶國包商,也包括電話費充值亭的小老板。有多少店面,叫什么名字,多大年齡,宗教信仰,甚至生日之類的都會做一個匯總。

節假日給客戶贈送禮物,工作上幫客戶進行渠道和銷售的分析,每個月能售出多少件,上網速度問題,sim卡每個月的租金是多少,都是陳凱需要關心的。而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深圳總部,更多技術人員在設法解決這些陳凱從前線發回的問題。

陳凱印象深刻的是,他曾出差去過一個地方,那里大概60%的人沒有出過州,對外面的世界只有未知,而手機的介入讓他們通過網絡看到了很多很多。他自己的第一部手機是在上大學的時候,那時候手機在中國已經很普遍了,不過拿在手里還是十分新奇,那份新奇直到今天他也記得。

手機剛來非洲的時候,是很昂貴的東西,現在已經變成更多人日常就能使用的工具,這其中跟中國手機企業大量入駐當地有著不言而喻的關系。而中國手機之所以能打敗當地的品牌,占領這個市場,秘訣絕不在于多么高深的技術,而是真正體恤用戶的體驗。

在TECNO內部有一個笑話:如果一個非洲女孩給你發照片,照片很漂亮,但見到本人卻覺得一般,那肯定是用TECNO拍的,這說的是針對非洲人膚色研發的深色皮膚拍照神器;再比如,根據非洲電力不足、人們日常充電困難的情況,研發部還推出了超長待機系列,一部手機在滿電狀態最長可以待機20-30天。帶有這個功能的手機在非洲銷量驚人。

4.

中國人的工作態度十分勤勉,不過,在陳凱的本地人同事Ernest眼里,他們卻看起來沒有那么快樂。比起陳凱奔波于加納各地做調查報告的勁頭,Ernest更喜歡的是在休息日和家人一起做一種叫做FUFU的當地食物,他常邀請陳凱來家里做客,并打趣他的感情問題。

當地人雖然貧窮,但是更有生活。對于前來非洲的中國人來說,價值觀比對下的孤獨感也成為了日常。

每當此時,他們就會想到回國以后的生活,會想這是一個“以時間換時間”的職業選擇,畢竟來到非洲,就意味著你可以成為某個項目的主管,而同樣的職位在國內至少需要3—5年才能實現。

經濟壓力的緩解讓人更容易成為自己,陳凱倒是很少去想未來,他覺得加納的好是很現實的,甚至可以說就在此刻——經濟壓力的緩解讓他開始思考諸如“我真正熱愛的東西是什么”這樣的問題,他參加了籃球隊,也熱衷于參與企業發起的公益活動。他的語氣真誠而滿足。

說起來到非洲的日子,2016年8月27號,陳凱說這個日期他記得非常清楚,非常難忘。那天大概是下午1點左右,降落在尼日利亞之前的經濟首都拉戈斯國際機場。

那是他第一次坐飛機,也是第一次出國,第一次到達一個陌生的環境,一個人。

截止2019年,有超過10000家中國企業在非洲進行,超過200萬中國人在非洲生活。

制作團隊簡介

廠長語錄

“Tecno在手,天下我有”


廈門新型化糞池 http://www.120zg.net.cn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羅山信息社版權所有
助赢计划在线